欢迎来到德州妇女网!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调研思考  
德州市妇联
走进妇联
要闻聚焦
调研思考
专题报道
图片信息
维权驿站
幸福进家
风采女性
通知公告
文献资料
协会团体
党务公开
图片集锦
规划实施
品牌工作
木兰交友俱乐部
他山之石
知性悦读
德州市家庭教育研究会
妇女工作信息
推动女性进社区(村)“两委”
机关干部讲堂
调研思考
让体育赋予更多女性力量和权利
发布时间:2016-08-10 来源:中国妇女报

  让体育赋予更多女性力量和权利
  女性与奥运的历史、现在、未来


  奥运会开幕以来,女运动员们连连创造佳绩。据联合国妇女署数据:今年的里约奥运会上,有45%的参赛运动员(4700人)是女性,她们将代表自己的国家参与306项比赛。

  作为本届奥运火炬传递者的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努卡和15岁的巴西手球运动员泰依扎·维多利亚,在奥运开幕式前共同撰文,“我们代表着全世界一半的人,分享着同样的殷切希望,希望有那样一个世界,性别平等不再是奢侈品,而是社会常态。”

  今天,有很多行业都逐渐意识到:女性的加入可以拓宽行业视野,带来新的创意和新的客户或者观众……然而,由于刻板的性别观念,女性曾差点被排斥在奥运之外。在体育这项权利上,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实现完全的性别平等。

  历史:女性曾被排斥走进奥运

  当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1896年于雅典复兴时,发起人顾拜旦明确地表示女性不可参与奥林匹克运动会。他还认为,开放女性参与是“没有实际操作性、无趣、反审美并且不正确的” 。

  尽管顾拜旦极力反对,参加1900年巴黎奥运会的997名运动员中就有了22名女性。她们参与了五项奥林匹克运动:网球、帆船运动、槌球、马术和高尔夫。

  这些勇敢的女性创造了历史,保证了女性运动员今后参加奥运会的权利。

  2012年伦敦奥运会出现了几个里程碑:女性运动员第一次参与了所有的运动项目,所有的国家都派出了女性运动员代表,44%的运动员是女性(在1900年女性运动员只占总数的2.2%)。今年的里约奥运会上,有45%的参赛运动员(4700人)是女性,她们将代表自己的国家参与306项比赛。

  在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上,14岁的罗马尼亚运动员娜迪亚·科马内奇在高低杠比赛中的表现精彩绝伦,但是最后打分板上打出的分数却是1.00分,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娜迪亚·科马内奇是现代奥林匹克历史中第一位拿到体操项目满分的运动员(不论男女)。这个结果完全出乎人意料,最后得出的分数超过了奥运会体操项目的三位数打分板可以允许的最高分数,所以最后打分板出现了故障。

  体育带来“健康”“自信”“领导力”

  相关资料显示:体育运动给女性带来很多益处。

  带来自信、自尊和一个积极的身体意象。体育能够带来自信,因为它教会你锻炼和努力,教会你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鼓励你去尝试自己以前不敢想象的活动和事业。积极参加运动的女孩显得更加乐观,更有动力,也更能够在事业和人生中有所成就。她们也能够对运动美和健康美有更深层次的了解和体验。

  帮助女性保持健康。研究表明,参与体育运动的女生和女人更不容易产生抑郁症等心理问题。每周锻炼4小时,女性患乳腺癌的几率就会降低60%。

  教会你重要的技能。例如,如何开展团队合作,如何确立和达成目标,如何坚持。而团队合作,是职场与人生中最重要的技能之一。

  运动很有趣。篮球场和足球场上的男生们,大部分都是因为觉得好玩才加入这些运动的。加入体育运动,女生也可以享受这些乐趣。

  运动为女性赋权

  冬奥会四冠王、联合国妇女署“他为她”宣传大使王濛说:“我是一个坚定的性别平等支持者。在我曾经的训练中,教练为了激励男运动员,说‘你连女孩都滑不过,还滑什么呀。’这种说法假定女孩就是比较慢,比较柔弱。可我就是比他们快,我拿到了奥运金牌!我相信,假如女性被给予了平等的机会,我们能做得一样好,甚至更好!”

  参与运动的女性,以行动驳斥了女性娇弱无能的性别刻板印象,成为激励人心的榜样,向人们展示男性与女性的平等地位,让社会向性别平等更进一步。

  然而,在参加体育运动上,全世界的女性拥有的机会更加匮乏,更无法因为运动而得到投资、训练和保护。当她们成为职业运动员时,等着她们的是“玻璃天花板”和惊人的男女收入差异。例如,去年的女子足球世界杯的总奖金额只有1500万美元,而上一届的男子足球世界杯,总奖金额高达5.76亿美元,是女子总奖金额的38.4倍。

  多年以来,国际体育组织一直针对女性运动员进行“男性化”程度检测,被确诊为“间性人”的女性将不能再参加比赛,荣誉丧失,奥运梦也成了噩梦。上世纪40年代中期,国际体育管理人员要求女性参赛者出示医学“女性证明”。1966年,国际体育组织决定不再信任个别国家提供的女性证明,开始对每个国际比赛的女性参赛者实施强制性生殖器检查。1996年国际奥委会和国际田径联合会屈服于医学和科学界的联合抗议,停止了针对每个女性运动员的性别检查。但是他们保留了对被质疑性别的运动员进行染色体测试的权利。并且在那之后还要进行荷尔蒙检测、妇科检查和心理评估。

  2014年,印度女运动员杜迪·昌德因非凡的表现使一些参赛者和教练向国际田径联合会印度分会举报她的体型看上去太过男性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昌德经历了一系列令她感到难堪的检测后,官方宣布昌德不能继续比赛。很多支持者鼓励昌德做出反击,昌德同意了。2015年3月,由三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审理了昌德的上诉,包括科学家、体育官员和运动员在内的16位证人出庭作证。最终法官认为要求类似昌德的女性为了继续比赛去改变自己的身体是毫无道理的歧视。合议庭要求国际田径联合会将该政策延缓至2017年7月,在此期间联合会必须证明:过高的睾酮水平给女性运动员带来的优势与男性的优势具有可比性。如果不能提供证据,那么该政策无效。

  在赛场外,女性在体育组织和运动品牌的领导层中所占的比例也很小。到2016年7月为止,只有22位国际奥委会委员是女性(总数的24.4%),执行委员中更是只有4位女性(总数的25% )。

  各国领导人在2015年通过的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为在2030年达成性别平等确立了路线。议程明确提出,运动是推动发展和女性赋权的重要工具。

  让赋权火焰继续燎原

  联合国妇女署的合作伙伴Women Win在30个国家为女孩设计开展了为期9个月的运动课程。在课程期间,女孩们每周参与2次课程,每次课程都包括1个小时的体育运动和1个小时的性别讨论课,讨论课由教师、心理学家或者社工主持。在里约热内卢,这项名为”胜利燎原”的课程由联合国妇女署和国际奥委会安排在奥运村中展开,奥运村可以为在这里上课的2500名女孩提供充足且安全的运动设施和场地。

  课程开始前和结束后的调查结果显示出课程为女孩们带来的巨大变化:

  在完成课程之前,只有46%的女孩认为自己可以成为领袖;

  在完成课程之后,有89%的女孩认为自己可以成为领袖,99%的女孩都相信她们将来能找到工作。

  “我明白了自己究竟是谁,明白了我需要理解自己,认识自己的身体,保护对自己的认同感。”18岁的英格丽·布拉加·拉莫斯,将在里约奥运会上参加艺术体操比赛。

  在里约奥运会来临之际,我们呼吁,所有人都加入进来,让体育赋予更多的女性力量和权利!如同泰依扎·维多利亚和努卡所述:我们目睹到体育是如何将来自各行各业的人们联合到一起的——这种联合促生了超越性别、种族、宗教和国籍的力量。我们希望这样的火焰将继续燎原,也希望实现性别平等的决心将超越横亘面前的一切障碍。

  
 

中共德州市委、德州市人民政府主办 德州妇女联合 会承办 德州市电子政务办公室规划设计并技术实现

建议使用IE5以上 1024*768 分辨率浏览